浩气冲天贯牛斗,初心不改写春秋-《英雄末路吟》

创造文学 2016-11-24 09:58

浩气冲天贯牛斗,初心不改写春秋
       ——读“中国第一血性作家”喟然长叹之作《英雄末路吟》有感 
       最近,“中国第一血性作家”刘奇叶同志喟然长叹之作《英雄末路吟》震撼问鼎世间,我在网上见到了,细细读后,颇有感慨,不禁想起历史上两个董姓人的典故来。
       一个是东汉时期的“强项令”董宣。据说,董宣做洛阳县令。当时湖阳公主的仆人白天杀了人,因为躲进公主府,官吏无法逮捕(他)。等到公主外出的时候,又叫这个仆人陪乘。董宣就在夏门亭等候,他见到公主的乘车走过来,就将马扣住让车停下来,用刀画地不准再走,大声责备公主的过错,喝令仆人下车,就击杀他。公主立即回宫向光武帝告状。光武帝非常生气,召见董宣,要用棍棒打死他。董宣叩头说:“请让我说一句话再死!”光武帝说:“你想说什么?”董宜回答:“皇帝神圣明智,使汉家天下得到复兴,可是却放纵奴仆残害良民,这又怎能治理国家呢?我不须用棍棒打,请准我自杀!”随即用头撞柱子,流血满面。光武帝命令小太监拉住董宣,叫他给公主叩头认错,董宣就是不服从;(太监)用强力使他叩头,董宣用两只手按撑在地上,始终不肯低头。公主对光武帝说:“ 文叔当老百姓的时候,藏匿逃亡的人,官吏不敢进门抓人。现在当了皇帝,威信还不能使一个县令执行吗?”光武帝笑着说:“做皇帝和当老百姓可是不一样呵!”于是赐予董宣为“强项令”,赏钱三十万,董宣把它全部分给了各位官员。从此以后,他打击豪强,那些豪强没有不心惊胆战的。京城里称他为“卧虎”。(选自《后汉书?董宜传》)
       另一个是文天祥在《正气歌》里歌颂的“董狐笔”董狐。董狐是春秋时晋国晋灵公在位时的一个史官。晋灵公年纪很轻就继位为国君,不但幼稚,而且十分骄横。例如他在高台上用弹弓射击行人,以此取乐;他的厨子因为煮熊掌煮得不合口味,一生气竟把厨子杀了。国相赵盾,屡次劝谏,晋灵公不听。起初他还嘴上承认错误,表示愿意改正,不过说完也就算了;到后来,晋灵公非但毫不认错,反而怀恨在心。甚至三番几次设计欲谋杀赵盾。赵盾看看形势很危险,只得逃出都城,暂时躲避到外地去了。这时,赵盾的堂兄弟赵穿,趁晋灵公在桃园里喝得大醉的当儿,密派心腹甲兵,发动突然袭击,把晋灵公杀了。赵盾得到这个消息,立刻赶回都城,另立晋成公为国君,继续担任国相,主持国政。  
       这么一件事情,史官董狐把它记入史册时,写道:“赵盾弑其君。”(在封建时代,杀死帝王或尊长叫“弑”,是一种大逆不道的罪行)赵盾见了,大惊,立即向董狐解释,声明自己并无“弑君之罪”。董狐说:“你身居相位,出走既没有走出国境,回来也没有惩办凶手,这弑君的罪名,你不负该由谁负!”《左传?宣公二年》也载记了这段故事,并且说,孔子对于董狐曾称赞道:“董狐,古之良史也,书法不隐(直书事件的实质而不加隐讳)。”后来称赞良史(公正的史官),就因此叫做“董狐”。还有唐朝人吴兢,撰史书《武后实录》,其中有指责朝官张说的述评。后来张说官至“中书令”,位同宰相,望请吴兢删改原书中的有关述评,吴兢硬是不肯。当时人们因此称他为“今董狐”。  
       不隐讳任何人的错误、缺点,有什么说什么,毫无顾忌,把真实的情况大胆公正地直写出来,这样的文笔,就被称为“董狐之笔”。 
       时代更替浩气在,承先启后有来人。我想,血性刚勇作家刘奇叶就有这两位董士的骨气与刚劲。称其为“今强项”、“今董狐”也不为过。刘奇叶他耿介秉性,敢怒敢言,弘扬正义,传递正能量,抨击腐败邪恶势力。翻阅了一下他的博客文章,发现从2009年起,他就血性十足,秉一颗正义之心,尽心公正地对人对事,“满怀激情、豪气万丈”地宣言“争做中国当代第一个最具血性与正义感的作家”(详见新浪网“刘奇叶博客”),把自己的梦融入“中国梦”,敢为人先、嫉恶如仇地相继撰写出譬如《是清廉干部,就得虚心接受“开炮”批评》、《身为领导须“明理”和“节欲”》、《端正“官位”与管好“口味”》、《佞人弄权为何大行其道?》、《我在甄选笔下的人物》、《希望某某不要有“狗官”》、《心口不一者、恶人及其它》、《追求正义就非得“慷慨赴义”?》、《我以我血荐轩辕》、《官僚主义猛于虎》、《日记一则:关于我的日记》、《 某某之“秀”初探》、《负伤的某某》、《我的故乡我的叹息》等等一系列名其曰“抨击腐败、弘扬正气”的仗义执言类别文章。结果受到某某帮派(小山头)权宦、邪恶势力的恶毒攻击、排挤打压与政治迫害。他一腔热血、满腔赤诚报祖国,用如椽之笔积极响应党中央正气反腐工作,敢于重磅抨击国内某些腐败与邪恶势力,匡扶正义,弘扬正气,堪称中国血性作家第一人!
       公正的历史老人会看得清清楚楚的。正如刘奇叶同志所言,“作为一名忠于党和人民、有良知有责任感的作家,我责无旁贷,奋笔疾书,抨击腐败,鞭挞丑恶,迎难而上,无畏无惧地与腐败分子作斗争!殊不知,招徕一撮腐败分子、邪恶奸贼的疯狂反扑与暗中报复,他们肆意滥用人民给予的手中权力,擅长阴鸷迫害,欲想人不知、鬼不觉地除却我而后快,其居心险恶,手段阴毒,伎俩万千,阴诡无比,故而无可避免地始为我唱响了英雄末路的挽歌。”我认为,奇叶同志,也不必悲哀,全世界各国反腐利剑出鞘,人心所向赞声高。德不孤必有邻,奇叶同志是世界反腐队伍中的一员,你勇立潮头唱大风,反腐大纛为你壮胆,人民为你喝彩,你的所作所为,无不壮哉,你铁笔扫腐,无不称快也!
此时此刻,我想起毛泽东主席的《七律?和郭沫若同志》: 
一从大地起风雷,便有精生白骨堆。
僧是愚氓犹可训,妖为鬼蜮必成灾。
金猴奋起千钧棒,玉宇澄清万里埃。
今日欢呼孙大圣,只缘妖雾又重来。
       奇叶同志,你爱人民,人民爱你,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?”(《高适?别董大》)前进,前进,进!初心不改写春秋,胜利永远属于韧性战斗者! 

分享到:
收藏

0条评论 网友评论

  • 全部评论

正在加载…

加载更多

没有更多了

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P备13020983号-8 © feiy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7*24小时客服热线:0591-83233888 公司地址:福州市仓山区

意见反馈